澳门金沙ag国际

基于投入产出法的苏、粤用电量差异性分析

   利用江苏和广东二分位行业用电数据,构造电力消耗投入产出模型,对比分析江苏和广东行业间用电差异性。结果显示①燃气生产供应业、建筑业等行业在广东和江苏都处于“低”直接用电系数类但广东和江苏差异性较大,“中”直接用电系数类中江苏和广东直接用电系数差异性相对较小,“高”直接用电系数类中江苏直接用电系数普遍高于广东;②江苏和广东完全用电系数差别较大和较小行业个数各占总行业数一半左右,完全用电系数差别较小的行业集中于劳动密集型产业和高端制造业;③两省各行业完全用电系数都高于直接用电系数,完全用电系数差别较大的行业在广东和江苏并不相同。 
  Abstract Using industry electricity consumption data, this paper comparativly analyses the differences of electricity-consumption between Jiangsu and Guangdong industries. Results show that ①gas production and supply industry, construction and other industries in Jiangsu and Guangdong are ranked to the lowest direct using electricity coefficient industry class and the differences of direct using electricity coefficient in Jiangsu and Guangdong are obvious. Direct using electricity coefficients of Jiangsu are generally higher than that of Guangdong among the highest direct using electricity coefficient class; ②electricity coefficients are greatly different from each other and have small differences are half of the total number of industries. Industries using electricity coefficients have small differences concentrated in labor-intensive industries and high-end manufacturing;③full using electricity coefficients are higher than direct using electricity coefficients among industries and the above industries are also different in Jiangsu and Guangdong. 
  关键词 投入产出法;用电系数;差异性 
  Key words input-output method;using electricity coefficient;differences 
   中图分类号TM731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4311(215)2-13-3 
    引言 
  长三角和珠三角是我国经济发展的重区域,江苏和广东正是上述两个区域中较具代表性的省份,两省经济总量和用电总量都比较接近。212年江苏和广东地区生产总值分别为5458亿元、5768亿元,位居第2和第1位。江苏和广东全社会用电量也位居全国前列,213年江苏全社会用电量达到4957亿千瓦时,超过广东省483亿千瓦时,分列全国第1和第2。 
  江苏和广东用电量不分伯仲,仅从总量上分析两省用电量的差异性,容易掩盖许多结构性问题,而从细分行业的视角对江苏和广东用电量的分析,有助于全面了解江苏和广东具体用电量的行业性差异所在。 
  同时,由于产业间存在复杂的互相关联,单个行业的电力消耗包括直接效应和间接效应两部分直接效应是指该行业在生产过程中对电力资源的直接消耗;间接效应是指为满足该行业的生产,其他行业向其供必的中间产品过程中对电力资源的消耗。于是直接耗电系数高的行业,并不意味着其在整个国民经济的用电量中占据重位置,还取决于其电量消耗的间接效应。因此,对江苏和广东两省用电量的分析,需从分行业的视角,使用考虑电量完全消耗效应的投入产出法进行研究。 
  当前对电力消耗的研究热点主集中在地区和行业电负荷量的预测分析1-3。也有学者对省市总体(或三大产业)用电差异性和全国行业间用电差异性进行了研究,如孙巍等4运用Laspeyres分解技术对影响我国工业电力消耗因素进行了分析;陈迅等5的研究表明重庆市三大产业用电负荷的分布与国家及本地区的产业结构调整方向高度一致;秦瑞杰等6对上海市不同产业用电效率进行了分析研究。 
  由上可知,对省级单元不同行业间用电量分析的文献较少,更鲜有研究深入到制造业二分位行业的用电量分析。此外,虽然已有学者对水资源、能源总体等进行了投入产出的分析,但使用投入产出法分析行业用电量差异性的也较少。
  本文基于投入产出法,构造包含分行业用电量数据在内的电量消耗投入产出模型,利用经济普查数据,对江苏和广东行业间直接用电量和完全用电量进行对比分析,以期探究江苏和广东不同行业间用电量差异性状况,寻求出促进两省各自电量增长的“关键”产业,为相关管理部门的决策供参考。 
  1  电力消耗投入产出模型 
  电力消耗投入模型即通过构造电力消耗投入产出表来分析行业间耗电量关系,其是对传统投入产出表进行改造,加入电力消耗量的内容。该模型中有三个重的系数直接用电系数、间接用电系数和完全用电系数。 
  直接用电系数反应各部门在本部门单位产值生产过程中所直接使用的电力资源量,是对各个部门用电情况最直接的反应。对第j部门而言,直接用电系数通过如下公式计算 
  ej=cj/Xj    (j=1,2,3…,n) 
  式中ej表示第j部门直接用电系数,cj表示第j部门用电总量,Xj表示第j部门总产值。 
  间接用电系数反应第j部门在本部门单位产值生产过程中通过i部门引起的全部间接用电量,j部门对所有部门产生的间接用电系数通过如下公式计算 
  mj=ejxij  (j,=1,2,3…,n) 
  式中mj表示第j部门间接用电系数,ej表示第j部门直接用电系数,xij表示第j部门直接消耗系数。 
  完全用电系数反应第j部门在本部门单位产值生产过程中所引起的整个经济系统所使用电力资源量,其衡量了一个部门在其生产过程中由于不同部门之间联系所使用的全部用电量。第j部门完全用电系数等于其直接用电系数和间接用电系数之和,因此其计算公式如下 
  e′j=ej+mj   (j=1,2,3…,n) 
  2  实证分析 
  本文数据来自目前最新的《中国经济普查年鉴28》。此外,假定28年产业技术结构和27年相同情况下,使用两省份27年投入产出表作分析。 
  2.1 直接用电系数分析 
  笔者发现江苏和广东同一行业的直接用电系数差别较大,为此按直接用电系数大小,将27个行业分为三类“低”直接用电系数类(系数值在18千瓦时/万元以下)、“中”直接用电系数类(18-34千瓦时/万元之间)和“高”直接用电系数类(高于34千瓦时/万元)。 
  从“低”直接用电系数类来看,这些部门的直接用电系数都在18千瓦时/万元以下,但江苏和广东所包含的具体部门有所不同。27个行业中,有三个行业在江苏和广东均处于低直接用电系数类,分别是石油加工炼焦及核燃料加工业、燃气生产供应业和建筑业。其中燃气生产供应业和建筑业的直接用电系数值在两省份差别较大,两行业在广东直接用电系数分别为44.1千瓦时/万元和156.95千瓦时/万元,在江苏直接用电系数为13.97千瓦时/万元和31.37千瓦时/万元。这表明同样生产一单位产值,燃气生产供应业在广东的用电量仅为江苏的42.33%,而建筑业与此完全相反。 
  从“中”直接用电系数类来看,该类中包含的行业直接用电系数在江苏和广东差异性相对较小。具体来看,木材加工及家具制造业、金属制品业和通用专用设备制造业等在江苏和广东同属“中”直接用电系数类行业,而且上述行业的直接用电系数值在两省也基本相同,如金属制品业和通用专用设备制造业的直接用电系数在江苏分别为34.33千瓦时/万元和263.43千瓦时/万元,在广东分别为316.25千瓦时/万元和264.35千瓦时/万元。这一点不同于“低”直接用电系数类中相同行业直接用电系数有较大差异的状况。 
  从“高”直接用电系数类来看,江苏和广东的这类行业基本相同但用电系数差异较大。金属矿采选业、化学工业、电力热力的生产供应业和水的生产和供应业等行业在两省都是用电量较高行业,其中江苏、广东的水生产和供应业直接用电系数高达2228.23千瓦时/万元和1544.52千瓦时/万元。高直接用电系数类行业用电量均值在江苏和广东分别是低直接用电系数类行业均值的8.67倍和6.31倍,表明上述行业的高耗电性具有普遍性。 
  综合分析可知,“低”直接用电系数类包含的行业在江苏和广东有很大不同,相同行业在广东和江苏直接用电系数差异较大。“中”直接用电系数类包含的行业在江苏和广东的直接用电系数差异性相对较小。“高”直接用电系数类包含的行业在两省份基本相同,但江苏直接用电系数普遍高于广东同一行业直接用电系数。 
  2.2 完全用电系数分析 
  完全用电系数反映了一个部门在其生产过程中由于不同部门之间的联系所使用的全部用电量,对完全用电系数的分析能够较为全面认识行业的用电状况,弥补只根据直接用电系数分析行业用电所造成认知上的不足。因此,此部分将从江苏和广东不同行业完全用电系数和单个省份行业直接和完全用电系数两方面进行分析。 
  2.2.1 直接和完全用电系数对比分析 
  江苏和广东各行业直接和完全用电系数显著不同,完全用电系数都高于直接用电系数。在广东,完全用电系数均值比直接用电系数均值高656.68千瓦时/万元,前者是后者的4.56倍。从具体行业来看,燃气生产和供应业、水的生产和供应业和交通运输设备制造业等行业的完全用电系数远高于其直接用电系数,如交通运输设备制造业的完全用电系数是直接用电系数的7.36倍。此外,从行业的分类角度看,广东重工业(除去石油和天然气开采业)、低端制造业和建筑业的直接和完全用电系数差别相对较小,高端制造业以及第三产业的直接和完全用电系数差别相对较大。在江苏,完全用电系数与直接用电系数差别较之广东更大,其完全用电系数均值比直接用电系数均值高938.29千瓦时/万元,前者是后者的6.7倍。 
  最后,从两省行业对比来看,直接和完全用电系数差别较大或较小的行业在广东和江苏并不完全相同。如纺织服装鞋帽皮革羽绒及其制品业、石油加工炼焦及核燃料加工业和建筑业等行业的直接和完全用电系数在江苏的差别大于广东,而石油和天然气开采业在江苏直接和完全用电系数的差别小于广东。这表明,在江苏和广东同一行业本身及其关联行业的生产工艺显著不同,从而导致整个行业链条用电量的巨大差异。
  2.2.2 江苏和广东不同行业完全用电系数对比分析 
  在完全用电系数值大小方面,两省份完全用电系数值较大且居于前五位的行业基本相同。其中电力热力的生产和供应业、金属冶炼及压延加工业、非金属矿物制品业和水的生产和供应业完全用电系数在江苏和广东都居于前五位。此外,前五位行业中,江苏还包含煤炭开采和洗选业,广东则包含纺织业。尽管两省份完全用电系数值较大且居于前五位的行业基本相同,但是同一行业的完全用电系数在两省份有着明显差异。如水的生产和供应业,其完全用电系数值在两省份分别处于第二和第一高位,江苏和广东具体分别为3189.16千瓦时/万元和272.22千瓦时/万元,前者是后者的1.34倍。 
  结合直接用电系数来看,非金属矿及其他矿采选业、非金属矿物制品业、电力热力的生产和供应业和水的生产和供应业等行业在江苏和广东的直接和完全用电系数都较大,居于所有行业前列。这些行业某一单位产值的增长不仅通过自身直接的更通过同其他行业相联系间接的消耗更多电力。从而引起整个社会用电量的大幅增加。此外,江苏的煤炭开采和洗选业、金属矿采选业等行业的直接和完全用电系数都较大,而金属矿采选业在广东的直接用电系数较大但完全用电系数较小。因此,对于江苏特有的直接和完全用电系数都较大行业更值得相关部门的注意,这些高用电行业在不同省份间不具有普遍性。 
  在其他完全用电系数差别较大的行业中,江苏的非金属矿及其他矿采选业、金属矿采选业和电力热力的生产和供应业的完全用电系数是广东2倍左右,而石油加工炼焦及核燃料加工业和燃气生产和供应业是广东3倍左右。另外,特别值得注意是石油和天然气开采业,其完全用电系数在江苏和广东分别为118.17千瓦时/万元和146.4千瓦时/万元,前者是后者的7.57倍。这表明上述行业与其他行业间的产业关联在两省存在显著不同,尤其是江苏石油和天然气开采业的增长,引致其他关联行业用电量的大幅增长,是江苏用电量增长的关键产业。江苏和广东完全系数差别较小行业有食品制造及烟草加工业、纺织业、木材加工及家具制造业、交通运输设备制造业和供通信和计算机用的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等。可以看出这些完全用电系数差别较小的行业集中于劳动密集型产业和高端制造业。 
  3  研究结论 
  电力消耗与经济增长具有内生性关系,是经济增长的重生产素。江苏和广东是中国经济发展的重增长极,与经济总量相匹配,两省的用电总量也位居全国前列。江苏和广东虽然用电规模接近,但用电消耗存在较大的结构性差异,而数据的缺乏,使得鲜有文献对其细分行业间用电差异性进行对比分析。 
  本文基于经济普查数据,构造包含行业用电量在内的电力消耗投入产出模型,对比分析江苏和广东行业间的用电状况,得到如下结论。 
  3.1 燃气生产供应业、建筑业等行业在江苏和广东都属“于”低直接用电系数类,但该类中行业直接用电系数在江苏和广东差异性较为明显。 
  两省份各有五个不同的行业处于“低”直接用电系数类;“中”直接用电系数类中包含的行业直接用电系数在江苏和广东差异性相对较小;“高”直接用电系数类中金属矿采选业、化学工业等行业在两省份都是耗电量较高行业,且该类中江苏的直接用电系数普遍高于广东同一行业的直接用电系数。 
  3.2 江苏和广东完全用电系数差别较大和较小行业个数各占总行业数一半左右。 
  江苏金属矿采选业、非金属矿及其他矿采选业和电力热力的生产和供应业的完全用电系数是广东2倍;石油加工炼焦及核燃料加工业和燃气生产和供应业是广东3倍左右。两省份间完全用电系数差别较小的行业集中于劳动密集型产业和高端制造业。 
  3.3 江苏和广东各行业完全用电系数都高于直接用电系数,且直接和完全用电系数差别较大或较小的行业在广东和江苏并不完全相同。 
  电力热力的生产和供应业、金属冶炼及压延加工业、非金属矿物制品业和水的生产和供应业完全用电系数在江苏和广东都居于前五位。非金属矿及其他矿采选业、非金属矿物制品业、电力热力的生产和供应业和水的生产和供应业等行业在江苏和广东的直接和完全用电系数都较大。石油加工炼焦及核燃料加工业和建筑业等行业的直接和完全用电系数在江苏的差别大于广东,而石油和天然气开采业在江苏直接和完全用电系数的差别小于广东。 
  参考文献 
  1闫志雄,张宁,宋红芳,马蕾,杨莉.基于Granger的电网与负荷需求关系分析J.华东电力,214,42(2)218-222. 
  2丁浩,荣蓉.基于多元线性回归模型和灰色理论的山东用电量预测J.河南科技,213,31(9)1535-1539. 
  3章政,王晓佳.基于最小一乘的GA-SVR用电量预测J.电子科技大学学报(社科版),213,15(6)25-3. 
  4孙巍,李秋涛.中国工业电力消耗结构效应和密度效应研究J.当代经济研究,213(4)22-28. 
  5陈迅,李月飞.重庆市三大产业及典型行业企业的电力负荷特性分析及对策J.技术经济,211,3(4)52-56. 
  6秦瑞杰,程创,施继元.上海不同产业用电效率的分析及节能降耗的建议J.上海节能,26(5)16-2.

  

Author

admin